2017年02月22日 星期三
WAP版 EngLish 无障碍浏览

人民日报:劳动者工资水平偏低 涨工资要把握好度

来源:人民日报 首发子站:省商务厅业务联络办公室 首发栏目:新闻资讯 日期:2016-11-18 今日/总浏览:1/140 92

(原标题:降成本,该怎么涨工资(民生视线))

今年前9个月,北京、上海、江苏等9个省份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涨幅10.7%。一些企业提出:调高工资增加了企业的用工成本,是不是与“降成本”的大方向背道而驰?也有专家担心,工资增长过快,可能促使企业通过机器换人来降成本,最终不利于劳动者。

发展经济说到底是为了增加百姓福祉,工资该涨还得涨;企业经营难题摆在那里,成本压力也要化解。降成本、涨工资两不误,关键是紧紧扭住“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个牛鼻子,降低企业综合成本,实现劳资双赢。

劳动力成本怎么降,工资如何涨?让我们听听企业和专家的说法。

——编 者

工资增速总体上未超劳动生产率

普通劳动者总体工资福利水平仍然偏低,未来还应逐步提高

近几年工资是不是涨得太快了?

“做老板的都希望员工工资不涨或干脆降一些。可是你看,物价在涨、房价在涨,普通员工的工资涨得真不快。”王昱在北京一家大型药企做行政工作已5年,她算了算账,进企业时月薪7000元,现在刚刚达到1万,如果把通货膨胀考虑进去,远远不如GDP跑得快。

企业的看法恰恰相反。“这两年市场形势不好,企业亏损,即便这样,每年还是不得不大幅涨工资。”浙江振石集团东方特钢有限公司财务经理刘俊贤说。河南宇通客车集团财务中心的负责人介绍,过去5年该企业员工工资平均每年要涨约10%,而这一阶段恰恰是制造业企业普遍不太景气、经营困难的时期。

工资增长多少算合适?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工资跑赢CPI,是工资正常增长的底线,否则劳动者实际工资下降,日子会越过越差。工资跑赢GDP,是让百姓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内容。工资在一定范围内涨得比这两者快,都是合理正常的增长。

除了比照CPI、GDP,判断工资是不是过快增长,还有一个参照系,即劳动生产率。如果工资快速增长、而同期劳动生产率提高得更快,总体上就不会对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对特定经济体的劳动力比较优势造成影响,也就不能说工资涨得过快。我国收入分配改革的原则之一正是“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

人社部劳动工资所的研究报告显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快速增长,长期显著高于工资增速。考察“十一五”“十二五”期间,我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非私营)平均工资年均实际增长约为10.2%,比同期第二、三产业全员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速略低。把城镇私营企业职工的工资增长状况考虑进去总体估算,二、三产业职工平均工资增速与同期二、三产业劳动生产率增速基本相当。不过,近三四年来城镇私营小企业的确出现了工资增速高于劳动生产率增速的情形。分析原因,主要是劳动力供求出现变化,促使劳动力价格提高,此外还有“补历史欠账”的因素,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工资增速偏缓。

苏海南认为,过去十多年,工资实现了较快增长,说到底是件好事,不能因为企业的成本压力大就简单判断是由于工资涨得“过快”。普通劳动者总体工资福利水平仍然偏低,未来还应逐步提高。当然,近几年部分行业企业工资增速快于劳动生产率增速,对此应注意调整。

降成本不能只盯着工资

着眼于社保费率与其他制度成本,从而促进企业综合成本的降低

工资快速增长,有利于改善民生。但是,企业的呼声同样值得关注。

统计数据显示,劳动报酬占国民总收入GNI的比重从2008年的48.5%上升到2013年的51.1%。2005年至2013年,制造业用工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在5.5%—6.8%区间内小幅波动,近两年呈上升之势。企业的感受更直接。杭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算账:2013年,用工成本占企业总成本的5.8%,2014年涨到7.12%,2015年进一步涨到9.17%。许多企业抱怨“再这么一个劲儿地涨工资,企业真的受不了”。

劳动力成本上升明显,该如何看待?

“劳动力成本上升,有合理因素。”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认为,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缺乏资金、技术,优势主要是劳动力价格低。在企业成本构成中,劳动力成本占比不高、增长缓慢。在经济总量中,劳动收入的占比也一直比较低。但是,不能把这种状况看作是正常的并会一直持续。近年来,不论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增量还是新增劳动力总量,都在逐年减少。供求关系的变化,必然会推动工资上涨,许多企业已发现“不涨工资,招不来人”。劳动收入偏低,也是造成我国居民消费率长期低迷的重要原因。新常态下转变发展方式,再不能走依赖甚至压低劳动力成本谋求增长的路子。

“目前的劳动力成本占比,未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点。”宋晓梧说。劳动报酬占GNI的比重近几年上升明显,超过50%,乍一看涨得不慢。事实上,这一比重在2000年为53%,1994年为54.6%,并不是一些企业及专家所说的“直线上升”。他分析,涨工资对企业总成本有影响,但程度有限。

那么,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还能不能降?又该怎么降?

最近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提出,“坚持促增收与降成本相结合。有效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等劳动用工成本和阻碍劳动力流动的制度成本,助力各类市场主体轻装上阵。”苏海南说,“目标和路径已经很明确,给企业的用工成本减负,不能盯着工资,而是应着眼于社保费率与其他制度成本,从而促进企业综合成本的降低。”

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说,“公司社保缴纳费率超过30%,其中养老保险19%、医疗保险8%,还有工伤、生育、失业保险。再加上住房公积金,企业五险一金缴费费率超过35%。公司和个人加在一起,五险一金的缴费费率超过50%。这还是国家下调社保费率后的状况。给员工涨点工资,就要多缴纳一大笔社保费。”

苏海南表示,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不断改善人民生活,这一点不能动摇。给企业减负,不是要降工资或者不涨工资。企业和员工在财富分配上不是绝对对立的,眼下关键是一要努力提高劳动生产率,二要采取措施降低那些附着在工资上的其他用工成本,比如进一步下调社保费率、合理确定社保缴费基数,同时通过减免税费、降低融资物流成本等措施减轻企业负担,让企业在提高劳动生产率基础上有更多空间给劳动者涨工资,形成良性循环、劳资双赢。

涨工资要把握好“度”

要注重使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相匹配、与劳动生产率提高相匹配

经济增长放缓,企业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这种情况下,工资该怎么涨?

“经济运行的新特征,给工资调整的 度 提出了新要求。”苏海南说。工资的变动由市场发挥主要作用,同时政府也应做好调控。

从市场因素看,经济增速虽然放缓,但仍处于中高速增长的区间,“蛋糕”在继续做大,这为今后涨工资奠定了坚实基础。从政府调控看,在“共享发展”的理念引导下,党和国家更加重视改善百姓生活,城乡居民继续增收是大势所趋。但是,这一过程中也要注重使工资增长与经济增长相匹配、与劳动生产率提高相匹配。比如,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频率和幅度应更多地考量与经济运行主要指标的衔接匹配关系。事实上,调控政策已经考虑到这些因素。今年前9月最低工资调整范围和调整幅度,较往年同期已有所缩减。各地发布的工资指导线,不论是基准线还是上下线,其增长幅度同比都在缩小。

一些领域出现的工资增长快于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现象,如何改变?“这种势头如果延续下去的确会影响企业运行乃至经济发展。改变这种趋势,主要是在技术创新、工艺流程、管理水平、人员培训方面下功夫,以推动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时合理安排工资增速。”苏海南说。

提高劳动生产率,同样是企业降低用工成本的选择。在制造业企业,“机器换人”已成潮流。鸿富锦的负责人介绍说,该企业正在大力推进生产自动化,其中一个车间投入1.5亿元引入手机打磨自动化生产线,过去需要约1000名员工,现在只用100人左右。

不少人担心,机器换人会减少就业机会,最终影响劳动者的收入。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所长郑东亮表示,目前的机器换人主要是企业在招工难、用工贵的背景下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机器可能会替代一部分流水线上的劳动力,但新设备的操作、维护也需要人,将派生出新的劳动力需求。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均表明,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将带来更高的产值增长,从而保证了就业增加,还会增强产业间的关联性,衍生出新的行业和就业岗位。新岗位的工资水平、就业质量往往有所提升。当然,在这一过程中必须加强培训教育,使劳动力素质不断提高并适应市场需求。

推荐文章

山东国际商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版权所有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访问统计

版权所有:山东商务网 业务联系:0531-89013333

技术支持:济南贸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TRADE.CN

鲁ICP备120135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