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7日 星期四
WAP版 EngLish 无障碍浏览

经济政策强刺激下弱复苏的"一低五高"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首发子站:研究室 首发栏目:商务评论 日期:2014-02-12 今日/总浏览:1/687 158

2013年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微妙,本来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尚处于经济困境中的美国率先走出危机,日本疯狂向货币注水渐次走出“衰退的20年”,欧盟经济呈现复苏迹象。新兴经济体外部风险走高,资本流出加剧,经济增长下行。2014年总体来看,全球经济仍处于强政策刺激下的弱复苏阶段,以美国为首的经济结盟——“一体两翼”自贸区战略提速,世界经济处于继续分化和深入调整的局面。 

大势观察·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1)

2013年全球经济形势严峻,主要发达国家经济政策刺激影响下的国际经济复苏出现变局,2014年其基本经济政策取向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世界经济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加,主要特征仍可以概括为“一低五高”。

“一低”:世界经济还未真正走出低迷,仍处于强政策刺激下的弱复苏阶段

所谓“一低”,就是整个全球经济复苏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但总体上还未走出低迷。虽然世界银行2014年1月14日发布的 《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大幅调高增幅,2014年全球GDP增长率将从2013年的2.4%提高到3.2%。但这个预测基于发达经济体强劲复苏,显得过于乐观。2008年之后是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整体走高,带动世界经济发展;美日欧三大经济体同时陷入经济危机,经济一直比较低迷。而当前世界经济的低迷,则表现为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经济靠政策强刺激适度恢复增长,但经济复苏的基础不牢,增长速度总体看仍比较低;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经济则整体走低。

1.美国经济虽然恢复适度增长,但复苏的基础脆弱,影响经济发展的内在风险和挑战依然存在。

在量化宽松、低利率和财政赤字三大基本政策影响和刺激下,2013年美国GDP增速已基本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据预测,美国2013年全年GDP增速会达到3.19%。2013年—2015年,平均增速将达到3.39%。但2014年美国经济依然面临诸多挑战。美国经济恢复性增长主要由于美国采取量化宽松、低利率、财政赤字三大经济刺激政策,而三大政策都具有相当大的风险。2013年10月17日美国参众两院达成协议重启联邦政府,将美国政府债务上限搁置至2014年2月7日,美国债务上限问题没有根本解决,未来数月美国的财政角力仍会持续,财政政策及对美国经济及金融市场的影响便十分不确定。美联储2013年12月18日宣布,将从2014年开始小幅削减月度资产购买规模,QE缩减之靴刚刚开始落地,但资产购买仍在继续,货币政策仍保持宽松的基调,不论以何种方式退出,美联储回收流动性的影响都不可避免地通过资本流动、资产价格、货币汇率等渠道扩散至全球,给市场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因此,2014年美国经济有望好于今年,但从目前来看,美国内部实质性的经济结构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新的经济增长点至今尚不明朗。从长期来看,美国创新驱动转换经济增长动力的能力仍然强大,美国提出重振制造业计划和扩大国家创新优势等战略,如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将为未来美国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2.2013年欧盟经济渐次走出危机,但导致危机的根本原因并未消除,2014年经济复苏态势仍将处于微弱复苏状态。

2013年,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在宽松货币政策作用下,2013年第二季度饱受债务危机摧残的欧盟经济,在经历了前两年的停滞不前和衰退之后开始渐次复苏。展望2014年,欧洲危机有一定缓和,但经济增长之路和恢复财政平衡历程仍将面临重重困难。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的这种宽松货币政策依然还会延续,温和财政整合背景下欧洲央行宽松的政策、低通胀及消费增长,将构成欧洲经济复苏的政策支撑。但欧洲经济内生动力不足的顽症依然存在,内需不足和外需的可持续结构性问题没有缓解;高企的公共债务仍未解决,财政整合能力越来越弱,财政通缩目标受到挑战;欧洲央行的货币传导机制仍未修复,即使继续加大宽松货币政策力度,由于各国复苏分化,对货币政策诉求不同,政策作用程度减弱。因此,预计欧盟经济复苏依然是微弱而缓慢的,2014年经济增长有可能在0.4%—1.0%之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十分有限,直到2015年才能恢复到1%—1.4%左右。

3.2013年日本经济注入“激素”迅速膨胀,但具有很强的投机性和过渡性,其负面作用将在2014年集中体现。

2013年在“安倍经济学”刺激下,日本经济迅速膨胀。所谓“安倍经济学”即是释放三支“箭”:一支箭是货币“注水”,采取超宽松货币政策;一支箭是灵活的财政政策,实际上是财政赤字不变;再一支箭就是刺激民间投资。受此影响日本经济形势大好。据统计,2013年日本前三季度GDP同比实际增长率分别为0.3%、1.1%和2.7%。

安倍经济刺激计划推出已整整一年。在资本市场方面,安倍政府的货币宽松政策带来的效果明显,突出体现在日元和日股的表现上。但日本实体经济表现则好坏参半,经济增长动力昙花一现。不仅个人消费增长难以为继,而且国际收支状况更加恶化。安倍的结构改革缺乏具体细节和切实措施,刺激效应难以持续。

2014年,处于“激素”刺激下的日本经济难以实现强劲增长。日本继续2013年的经济政策,蕴含着极大的经济风险,预计将在2014年集中凸显或局部爆发危机。OECD预测,2014年日本政府和央行继续积极推进财政和金融政策,经济增速将达1.5%,日本经济增长势头有望维持。但在该国消费税率将提高的情形下,“安倍经济学”的效果还有待检验。

4.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虽然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但2013—2014年或更长时期经济增长则整体走低。

在美日欧三大经济体走向复苏的同时,受全球流动性泛滥和内部经济结构调整双重影响,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整体遭遇逆风。金砖五国除中国经济小幅放缓外,其余四国均大幅下滑。2014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将继续放缓,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等地区大国存在陷入衰退的风险。一方面,从新兴经济体自身内部发展来看,新兴经济体正值经济增速换挡期、经济社会转型期和社会矛盾多发期,普遍面临出口拉动型增长模式难以为继,传统产业竞争力弱化,新产业和新增长点尚未确立,产业发展失衡导致结构性通胀等诸多问题。另一方面,从外部环境来看,发达国家凭借其在全球经济金融中的主导优势,不仅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国际金融市场操作等宏观政策,对本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产生影响,而且还通过贸易、金融等渠道对其它国家造成冲击,这等于发达经济体把经济危机变相转嫁给了新兴经济体,加剧了新兴经济体经济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增大了新兴经济体“保增长”和“防风险”政策的选择难度。

“五高”:世界经济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继续加大,“五高”仍是主要表现形式

2013年全球经济在发达经济体在政策刺激下呈现复苏性增长,但经济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加,世界经济“五高”问题凸显。这些问题具有长期趋势性,有的问题尽管只是暂时现象,但后期对全球经济影响不可低估。2014年这些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而且日益加剧。

1.高债务风险压力。

展望2014年,美国2013年10月18日通过两年预算协议,但此项协议避开了退休制度、医保计划、税收政策、债务上限等两党分歧最大的议题,在未来肯定会再次成为争论的焦点。欧洲诸多成员国财政紧缩压力依然沉重,财政赤字及公共债务尚处于较高水平,赤字超标难以避免。亚洲形势也并不乐观,按照IMF预计,2013年日本政府债务率高达243.5%,2014年仍将处于较高水平,政府债务屡创历史新高,成为全球负债第一大国,削赤减债任务十分艰巨,财政紧缩将在今后较长时期内抑制消费和投资需求。印度政府债务率高达68.1%,财政赤字占GDP比重近6%,2014年也仍将处于较高水平。中国政府债务虽然在可控范围,但也集聚着风险。

2.高失业风险压力。

国际劳工组织2012年统计全球的劳工失业率平均是12.6%,北非中东是25%,西欧是4%,2013年美国、英国、日本的失业率虽然逐渐降低,但仍面临高失业风险压力。高失业率对世界国家都是很大的压力。据经合组织一份有关就业率前景的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4月,在其34个成员国中,共计4800万劳动力失业,比2007年的多了1600万。该组织预期,其34个成员国的失业率在2014年底前将保持在8%左右,这个数据仅比2009年失业率最高值低0.5%。

3.高货币金融风险压力。

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债台高筑的发达经济体财政政策已无空间,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渐次成为发达经济体的一致选择,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也被迫跟进。美国、日本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全球货币政策史上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创举,不仅对美国,而且将对国际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债务市场、大宗商品市场都会产生很大影响,给2013年的世界经济带来了影响,也是2014年世界经济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4.高市场风险压力。

高市场风险是指输入性和输出性通胀和通缩同时存在,传统风险和非传统风险同时存在,国际社会大宗商品、国际金融、粮食安全等风险同时存在。同时,如网络空间安全、经济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导致的经济金融危机等非传统风险也在急剧增加,国际市场风险出现反市场变动规律的现象。过去是美元贬值,大宗商品、黄金升值;美元升值大宗商品、黄金就贬值。2013年以来出现美元贬值、日元贬值、欧元贬值、黄金也同时贬值、大宗商品暴跌、股市暴跌等等。展望2014年,大宗商品的国际市场风险有增无减,目前黄金价格进一步下降,粮食价格抬头,将进一步显现反传统市场规律周期的迷局。

5.高龄化风险压力。

根据联合国最新人口调查报告显示,2011年全球人口已突破70亿,全球人口从60亿增至70亿只用了12年,预计2025年将达到80亿,到本世纪末将达到100亿。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劳动适龄人口逐步减少,既预示着全球性人口红利将结束,从而改变经济规模持续扩大的发展前提;也将对传统福利社会模式、教育、就业、养老等一系列问题提出变革的迫切需求。

推荐文章

山东国际商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版权所有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访问统计

版权所有:山东商务网 业务联系:0531-89013333

技术支持:济南贸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TRADE.CN

鲁ICP备12013505号